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妃色无疆—狐医天下

放我出宫

书名:妃色无疆—狐医天下|作者:绿影苏芙|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7-08-21 20:21:20|字数:4327字

  叶浅蹲下身子,揉了揉掌心,笑道:“我倒是忘了,要对付你,原没有那么难。”

  叶浅浅笑吟吟,围观的人却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就让兰儿瘫软在地。时墨微微蹙了蹙眉,时羽与两个兄长互相对了一下眼神,彼此会意,若是待会儿老二做出什么来,他们一定要使出吃奶的劲将他拉住。

  叶浅戳了戳兰儿的脸,叹道:“看着倒是长得水灵,只是脑子太笨了些。”她指着缩成一团的舒心,嘲笑道:“她是个什么人你难道还不知道?”兰儿自然是回答不了她的话的,只拼命的转着眼珠子,叶浅伸手过去将她的眼皮覆下,“识人不清,不如看不见。”

  她突然伸出手去,一把扯过舒心的衣领将舒心扯到了她的面前,“这个时候你还要做出这样柔弱的模样来吗?你舒心是什么样子的人天下谁人不知?”

  “叶姑娘……”舒心的声音已经有了哭意,低头瑟瑟的看了一眼胸前,一片春光,“叶姑娘,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一再为难于我我不介意,你推我入湖我也不怪你。”她使劲的吸了吸鼻子,说话也有些颤抖,“叶姑娘,保重身子要紧,你若是病了,太子殿下又该担心了。”

  “呵,呵呵,这还真是笑话!”她抓着衣领的手又往前拽了拽,让舒心的脸几乎贴近她的脸颊,两张倾城的脸贴在一处,水光隐隐,“我只是好奇,一个嚣张跋扈了十八年的人,怎么能说变就变?你说呢,舒姑娘,若是你,你信么?”

  然后目光扫过在场所有的人,清冽而冷漠,“你们信么?”

  一时之间又有小声的议论之声传进耳朵,“本殿倒是觉得,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哦?”叶浅挑眉去看说话的时慕,眼波平静,眼光却是掠过他最后落在了时墨面上,“太子殿下是不是也这么觉得?”

  “这……”时墨一时语塞,“浅浅,不是的。”

  “不是?”她重复了一遍,问道:“那就是说你也不相信她会变得如此彻底了?”不等时墨回答,她的右手已经对着舒心的脸招呼了过去,众人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见“啪”的一声响,她只觉得手心有些发麻,将手举到面前一看,果然红了几分。再看舒心的脸上,已经是一二三四个红红的手指头印,舒心不可置信伸手捂着左边被打的脸,“你何必苦苦相逼?”

  众人反应过来,就听见舒心的这一句话,她伸手捂着被打的脸,定定的看着叶浅,脸上保持镇定,一字一句的问道:“你何必苦苦相逼?”

  叶浅冷笑一声,道:“我何必苦苦相逼,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装柔弱,装无辜,我倒要看一看,你能装到什么,又能忍到什么程度!”说着,扬起手来又要打下去。

  舒心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所有人都睁大了双眼,敢如此对待舒家主胞妹的,整个云溪大陆她是第一个!

  叶浅的手最终没有落下去,舒心长时间没有感受到脸上传来的痛楚,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就看见时墨满面怒容的看着叶浅,而叶浅的手被他抓在手里,微微发红。

  “够了!”他冷冷的冲叶浅吼道,“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一扬手,将叶浅甩出去几步远,叶浅一个踉跄直接摔坐在地上,手肘在地上蹭了蹭,星星点点的红透过纱衣浸了出来。

  叶浅摔得不轻,时羽着急,急忙上前将她扶起,埋怨道:“二哥,你下手重了。”

  时墨的眼中闪过一丝痛惜,随即冷下脸来,道:“那是她自找的!”

  她感激的看了时羽一眼,然后默默的拂开时羽的手,勉强站定,这才看着时墨,眼中满是受伤的神色,“我打她,你心疼了?”

  “叶浅,你太放肆了!”时墨小心的将舒心从地上扶起,将她交到旁边两个侍卫手中,“带舒姑娘回静和宫!”

  “太子殿下。”舒心揉了揉她那略微红肿的脸,“我想留下来。”她停了一停,迟疑了一下还是说道:“还有,请太子殿下不要责罚叶姑娘。”

  “带舒姑娘回静和宫。”将两个侍卫没有反应,他又冷着脸说了一遍,侍卫急忙点头答应,一个扶着舒心,一个背着兰儿走开,时墨看着四人离去的身影,沉声道:“舒姑娘放心,本殿自会给你一个说法!”舒心的身子一怔,然后慢慢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舍不得的话,太子殿下大可以亲自送她回去!”叶浅冷眼看着,嘲笑道。

  “叶浅,你……”时墨的身子一僵,慢慢的转过身来,就看见叶浅满是嘲讽的脸。

  “太子殿下,我叶浅一向以为你的眼睛最是雪亮,却不知,原来我也有眼瞎的时候!”她转身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时墨见她态度如此倨傲,甚至没有半点悔改之心,不由得怒上心头。

  叶浅于是果然停下了脚步,只是依旧背对着时墨。不愿意再多看他一眼一样。

  “不遵宫规,让人罚跪,此乃一错;责打无罪宫人,丝毫没有怜悯之心,此乃二错;口出狂言,不尊父皇母后,此乃三错;不知悔改,一再犯错,将人推入湖中,此乃四错!”他停了一停,抬眸去看叶浅,而叶浅只是一脸平静的听他说,没有半点反应,“宫里没有这样的规矩,每一条都是大罪,今日,我不得不罚你!”

  叶浅面上慢慢的浸出笑来,回转身,一步一步走到时墨面前,抬起头去看他的眼睛,“如果我说,我没有推她入湖,你会相信吗?”

  时墨避开她的眼神,“所有人都看见了,你还要狡辩吗?”

  “哼……”叶浅摇了摇头,收回目光,平静而淡然,“原来是我错了,忘记了男人的话也是不可信的。当初是谁信誓旦旦与我说,不论我做什么都相信我?原来那只是我的一个梦罢了。呵呵,好离奇的一个梦,我居然当真了。上官时墨,你就是一个负心汉!”

  她突然一抬衣袖,扬起手来就给了时墨一巴掌,“打骂太子,此乃第五罪。”说话间,已经跪了下去,“还请太子殿下秉公执法,莫让旁人觉得太子殿下您徇私!”她像是突然想来来什么,将身上时墨给她披上的时夏的外衫抖落在地,刚好一阵风吹过,遍体生寒。

  虽然已经快到二月,但她毕竟从水中起身,全身湿透,此时一阵风过,穿的稍微单薄的人尚且觉得有些寒意,更何况她,身子不由得抖了抖,“皇后娘娘驾临那日,我曾摔杯起誓,你也是答应了我的。虽然此时你的话已经不上算,但我需得对得起自己的话!”

  “我说,若是舒心再敢做出什么事情来,再让我看到你与她说话,那就别怪我心狠,与她鱼死网破!这一切,都清清楚楚的正在发生,你为了救她置我于不顾,你不分青红皂白责问于我,你为了她将我拂开让我摔倒,你为了她终于要惩罚我!”她抬起手来在眼前仔仔细细的观看,要看清上面的每一条纹路,“我只恨刚才没有下手重一些将她打死,现在却是不能了。”

  她完全无视众人的讶异,静儿心疼,急忙上前将外衫捡起,想要给她披上,被她抬手拦住了,目光越过所有人,看向了那高高的宫墙,声音犹如梦呓,“如果可以,我希望从来不曾进过这富丽的牢笼,更希望从来没有遇见你,上官时墨!”

  “纵使平淡也好,某一天默默的死去也好,都好过这一场相识!”

  “生活拮据也好,衣食不愁也好,总好过这华丽的梦境。”

  “太子殿下,看在这一场相识,看在我努力查探绑架小人儿的事情,求您大人大量,放叶浅出宫!”额头触碰到坚硬而冰凉的地面,那些寒意似乎一点点传到心底,然后麻木。

  “你休想!”时墨一挥衣袖,断然拒绝,她居然还想着要出宫,她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皇宫离开他不成?

  “休想?那么太子殿下您说,您要怎么惩罚我?”她突然笑了,倾城妩媚,“或者说,将我处死?”头上的发钗此时被她紧紧的握在手里,而那发钗的尖端正好准确的对着她洁白的脖颈,透过白皙的皮肤,隐隐能看见皮肤下走行的血管。

  “浅浅,你先把发钗放下来,咱们有话好好说!”时墨瞬间慌了神,她这是宁死也不愿意留在皇宫吗?留着她,她死;让她离开,他的心死?他该如何选择?

  “弟妹,你别激动,先回宫换一身衣服再说,二弟他只是气糊涂了才会说这样的话。”时慕似乎也有些着慌,这个舒心好大的能耐,能让两个人的关系变成这个样子,她的确是个人才!

  “嫂子,别说气话,等事情查清楚了一切就都解决了,你先把发钗放下来。”时羽也很是紧张,想要上前将叶浅手中的发钗夺下,却又怕一个不慎她就将其插入脖子,最终还是迟疑着没有上前。

  “二哥,此时你与嫂子都在气头上,考虑事情难免不周,不如让嫂子先出去住几天,你们彼此都冷静冷静,好好想一想到底该怎么做。”时夏想了想,并不和时羽两人一样劝叶浅,而是反过来让时墨让步。

  叶浅一个一个的看过去,目光最后落在了时夏身上,冲时夏无力的笑了一笑,“三皇子,谢谢!”

  “太子殿下,今日要么放我离开,要么为我收尸,您看着办。”她将发钗放下,莞尔一笑,“我倒是忘记了,我要自杀,是不用这么麻烦的。”

  时墨顿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她如此善于用毒,自然不用血溅当场,低头定定的看着她,语气终于软了下来,“浅浅,你真的这么想离开?”不惜以死相逼也要离开?

  她坚定的点了点头,“要么离开,要么死!”她有她的尊严,而她不允许她的尊严一次又一次的被无视。

  而她,向来也是个打破牙齿和血吞的主,不能两全,那么她情愿玉石俱焚!

  “姑娘……”静儿眼见着原本一对璧人因为舒心的原因变成了现在的模样,心里很不是滋味,索性挨着叶浅跪下,“求殿下成全姑娘!”她听到舒心落水的消息顿时觉得不好,第一时间赶到了碧清湖边,却看见姑娘正努力的向着舒心游了过去,然后潜入了水里,她虽然看不到却也知道,姑娘一定在下边拖着舒姑娘,可是,刚才舒姑娘却一点也不提这个,让太子与姑娘之间的隔阂又多了些。

  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姑娘推了叶姑娘,她唯一知道姑娘所做的一切不能被否定,可是……

  既然姑娘不想再解释,那她也不解释,太子若是真的在乎姑娘,就该全心全意的相信她而不是相信一个臭名昭著的女人!

  “静儿,连你也这么说?”时墨挑眉看向静儿。静儿磕了一个头,坚定的点头,“求殿下成全!”她想了一想补充道:“奴婢愿意跟着姑娘!”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时墨身上,而他的目光越过所有人落在了叶浅身上,最终悠长的叹了一声气,“你出去反省几天,我会派人去接你!”

  所有人似乎都呼了一口气,也有人暗暗的失望了一把,叶浅从容的站起来,“既然是戴罪之人,自然没有让人服侍的道理,静儿不用跟我出宫。”转身,抬步,“既然出去了,自然是不愿意再回来的,除非……”

  瞬间安静了下来,除非什么,时墨没有听到,没有人听到,叶浅并没有说出来。

  “太子殿下保重!”决绝的走向围观的人,众人急忙让出一条路来,这就是太子殿下与她最终的结局了吗?“哦,对了,我会在西楚停留三天,三天之后离开。太子殿下若是对谁绑架小人儿感兴趣的话,三天之内可以派人出宫来,我会将线索告知!”说着转过头来,眼光扫过在场所有的人,那目光就像一面镜子一样,让人无处遁形。所有人看到她的目光,心里都是一颤,本能的转开了脸。

  她勾了勾嘴角,“若是太子殿下不放在心上,那今日就是此生最后一次见面,你……保重!”然后毅然决然的离开。

  “浅浅……”他的手伸了出去,却最终无力的放下,他只是想让她出去冷静冷静,她却说只会再呆三天,三天后离开,却不是为他,而是为了洛衡愿意停留三天。他想起来那时候,她问他,不论她做什么他是不是都相信她,他说她是他的妻,他自然会相信。可是,眼下他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不相信她的话,对她恶语相向,逼她离开皇宫,离开西楚,然后彻彻底底离开他?

  他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他们又是如何到了这一步?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两个亲手造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盛宠之毒后归来

    贰四 / 著

    濒死之际,继妹得意洋洋道:“才满京华又如何?而今便为皇后,还是匍匐在我脚下?——匹夫...

  • 星际变态征程

    卿卿若渊 / 著

    千年一梦,一朝乐虎国际娱乐星际时代元帅家的软妹纸小公举!真御姐楼宸表示自己灰常伐!开!心!当...

  • 嫡女重生:农田贵妻

    浅尾鱼 / 著

    前世她是家徒四壁的农家之女,身为长姐,为养活弟弟妹妹操劳了一生,落得浑身疾病,本想一...

  • 绝对调教之军门溺爱

    依然简单 / 著

    【男女双向军人宠文!双强双洁1V1,酸爽无虐,欢迎跳坑!】制毒玩毒研究毒,这是她的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