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君离天下

第九章

书名:君离天下|作者:蒲扇清风|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7-11-15 00:01:00|字数:3298字

  景云一路跟着浮尘回到了小筑,期间一句话都没敢说。浮尘带着景云来的景云的房门前,站着,对身后的景云说道:“知道错了吗?”“不知道。”景云硬着头皮回答到。“好,很好,进去。”“哦,景云听话的进了房门。”“什么时候知道了,什么时候出来。”“哦。”浮尘关上了房门,想着景云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有问题,却又不愿意就这么算了,一定要让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才行。

  令仪昨个睡得比较晚,今天一大早就被景云拉了起来说是要逛街去,还好他把这棘手的事推给了萧宏宇,吃过早点又回去睡了一会,这会才醒,一看快到午膳的时间了,派人去吩咐厨子做几样特色小菜,完全是吧自己当主人的样子。饭菜弄好后发现桌上就他跟萧宏宇干瞪眼,萧宏宇回来了,说明妹妹也回来了,妹妹回来了浮尘不可能还没回来,怎么都不来吃饭呢。“果姝,你去……”“我派人去请了,浮尘说他不饿,景云说她不吃。”萧宏宇好像知道令仪在想什么一样,令仪的话还没问出口,他就抢着回答像是要抢功似的。“哦,那我们吃吧。”“怎么,你不想知道令妹与令妹夫之间发生了什么?”“不想。”妹夫,令仪想这话没让浮尘听到真是太可惜了,不过这萧宏宇怎么说也是荣国未来的皇帝人选,这性格也太多事了,怎样看都不适合管理国家啊。

  吃完午膳,令仪就去找景云了,两个饿肚子的人他当然先找关键的一个啦。只是他吃了闭门羹。景云不见他,那没办法,他只好去找浮尘了。

  令仪找到浮尘,知道了来龙去脉,心想这事不好办啊“浮尘,你看景云早上一早就出门了,到现在都没用午膳,你不怕她饿着啊?”“她不吃你这当哥哥的就不能送些她喜欢的过去给她吃吗?”“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景云,你让她待房间,她听话,待着,可你想让她有听话的待着又听话的吃东西……好像不可能吧”“怎么她做错事还有理了她?”“问题是她知道自己错哪了吗?”房间里安静了下来,两人都在思考些什么。不一会,浮尘出门朝厨房的方向走去。令仪会心一笑,哄人的本事他自愧不如啊,还在去赌坊走走吧,恩,叫上萧宏宇。萧宏宇在书房打了个喷嚏,这是感冒了吗?

  “景云,开门。”“不开,你不是让我待着吗,我就待着了,还想怎么。”“我没想怎样,给你做了碗面食,你开门,我端给你尝尝。”“不吃。”“我亲自下厨做的,真的不要?”“不要。”“那我端走了。”景云听着外面没了动静以为浮尘真的走了,气不打一处来,拿起桌上的杯子就往地上砸。浮尘立马踢开门,看见景云坐在床边,一脸幽怨委屈的样子,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毕竟景云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自己在介意什么,这样怪她确实不公平。浮尘放下手中的面,走到景云面前说道:“都是我不好,景云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把面吃了,我带你出去玩去?”“哼,不吃,你出去。”“景云,我都道歉了。”“道歉,哼,我是小姐你是随从,你不道歉难不成要我道歉吗?”“景云,你……好,我道歉了,你吃吧。”浮尘因为随从那两个字很是不舒服,可还是怕景云饿着,只好先压下火气了。景云一挥手将浮尘手中的面扫到了地上“不吃。”“你,哼。”浮尘生气的甩手走了,不,应该是伤心的走了,这么多年,这是景云第一次称他为随从。

  景云知道浮尘生气了,可她还是觉得浮尘应该来哄她而不是她道歉。虽然她说的不该说的话,她也不知道怎么了,话就自己脱口而出了。

  果姝听见动静,默默的进来收拾的残局,然后端上一些景云爱吃的食物放在桌上,又默默的退出了房门。她知道帮主有意将小姐许配给浮尘少爷,只是这年轻人的事他也不好插手,这回让他们一同出帮就是希望有磨合的机会,既然这样,她也不好多说些什么。

  浮尘离开了小筑,回到他在函帛城的小据点,思考了很久。他不要当随从,他要当她的天。他要这个世上除了他没再人敢娶骊珠。他招了一些人吩咐了一些重要的事,原本有些事他是要亲自去解决的,可现在没这心思,只好让其他人去了,浮尘还吩咐动用一些手段让这段时间函帛城所有的烟花之地都停止运行当然这还是废了好的的功夫和钱财的。

  夜里,浮尘来到景云窗前,里面的灯还亮着。景云认得窗外的影子,那是浮尘。“浮尘,我……我饿了,想吃面食。”窗外那人没有回答,转身离开了……

  半盏茶后

  “吱…。”是开门的声音,景云朝门口望去,浮尘一手端着碗一手推开了门。浮尘看见景云眼眶通红,心颤了一下,还是冷声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难受?”“恩。”景云梗咽的说道,“这里难受。”她用手摸着左胸口说道。“好了,吃面吧,不是说饿了吗……”浮尘话音未落景云起身跨了两步撞进浮尘的胸口,大哭了起来。幸好浮尘反应快,否者这热汤水可要滴到景云身上了。“呜呜呜…。呜呜呜……我以为你刚刚走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浮尘原本还想绷着脸的,只是真的忍不住,嘴角上扬了,说道“我怎么会离开呢,别忘了我是你的随从,你别说想吃面了,你就是想要我死,我也不会犹豫的。”“哇……我错了,浮尘你别生气,呜呜呜…是我说错话了你别说气话…”“我没说气话,你吃面吧。”浮尘放开了景云,将碗放到景云手中,转身离开了……

  躲在暗处了果姝想着这就是姐姐们常说的欲擒故纵吗?希望浮尘公子不要玩过了,否则就不妙了。看着浮尘离去的身影,景云感觉心里空空的,可她是真的饿了,不然绝对不会吃面的,绝对会饿着让浮尘心疼的。不过浮尘的厨艺真的不错,不过他似乎只会煮面……

  浮尘没有走远,甚至连小筑都没有离开,就在景云对面的屋顶上,静静的透过窗户看着景云的影子。他听帮主说过不管他和夫人之间闹多大的不愉快,他最多能忍住不去看她,却忍不住去想她。浮尘想,他不如帮主,他不能忍受只想她而不去看她,哪怕只是看着她的影子也好。想着中午自己信誓旦旦的想着要这个世上除了他再没人敢娶骊珠,现在想想,哎,可笑,这世上除了他还有谁配得上她呢。

  远处萧宏宇将一切看在眼里,轻哼了一声将书房门关上。这本来就不关他的事。舅舅和母亲的意思是让他娶兰君媚,父皇更希望他能得到骊珠,可实际上他谁都不想娶,兰君媚自己虽就见过几次但印象实在深刻,拥有那样的容貌的人竟然还如此有野心如此聪慧,要的娶了她,自己后半生的风流生活不就没了?至于骊珠嘛,除了家室尊贵,除了姓骊,其他的他真的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况且她身边还有一个姓君的。君家也是个传奇啊,一整个家族几百年了,虽然名望很大,族人却不到半百。那事发生时他还未出生,但还是听说了一些,君家人大多死于内讧,也是,那样聪慧的大家,若不是死在自己家人手中,谁能轻易将整个君家拉下地狱,哦,不,这还剩一个,哈,虽然年纪跟他差不了多少,但手段上他确实自愧不如,这应该就是骊龙将他留在自己掌上骊珠身边的原因吧。

  “苏凯,武林大会还有多久,我没耐心了。”“爷,还有十一天。”“什么?十一天?这怎么熬啊。”“爷,婢女今日出门看见锦素衣了。”“她来了?那说明我那自作聪明不可一世的弟弟也来了?”“这……大皇子可能也……”“什么大皇子,哼,要不是本少爷有更伟大的事要做,这大字轮得到他吗?”“是,爷说的是。”“恩,今日情况怎样?”“今日突然有一帮人出面包了函帛城的青楼妓馆,有些店不愿意关门被人用武力打伤了管事加小姐,以致不能继续营业,我们的几家店,管事见那些人开得价钱不错,就接受了。”“恩,做的好,苏凯,你是我离首富了日子还有多少?”“这……”“好了,问你也是白问,去休息吧。”“是。”

  萧宏宇想着自己现在已经接近骊宏了,就算不是朋友,也比陌生人好些,要是将来可以合作,应该不会那么困难吧。至于君浮尘嘛,自己不去招惹骊珠不就好了。

  七日后

  七天,整整七天景云都没有离开她的房间,饭食也只吃浮尘送来的。而浮尘白天忙的手忙脚乱的还得定时给景云送饭,晚上就在屋顶歇息,看着景云的影子弥补白天看不见她的时光。两人像是约好了似的,谁都不提那天的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但实际上发生的事没法改变不是吗。

  原本令仪约着萧宏宇去赌坊的,只是萧宏宇知道萧庆云也到函帛城后就不愿意出去了,令仪只好自己去了。萧宏宇不管以前有多讨厌萧庆云,现在只会每天更讨厌一些,毕竟原本他计划的好好的,凭着令仪的赌技和财力,打压一下本地的赌坊,这样他的赌坊才会更好,可现在都是因为不想让萧庆云看见他和令仪在一起。只好让令仪自己选择顺眼的赌坊哪怕其中有自己的赌坊也不能阻拦。毕竟庆云是只要他跟谁在一起他都想插一脚的人,要不是他俩是亲兄弟他真的会怀疑庆云是喜欢上他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神医废材妃

    连玦 / 著

    她是世家云七小姐,经脉全毁的超级废材,心比天高,脑是草包,被堂姐设计群殴死。她是帝国...

  • 绣色生香

    莫风流 / 著

    她,从最高贵,变成最低贱。他,从最低贱,变成最高贵。她享受惯了,虎落平阳被犬欺。而他...

  • 最牛国医妃

    肥妈向善 / 著

    PS:医斗文,宠文,甜文,爽文,一对一。“在方子里加几十钱大黄,不下毒照样能治死人。...

  •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柒月甜 / 著

    “他”,北宫离夜,天生废材,生性纨绔,只因是天龙国第一高手的“孙子”,处处横行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