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江山秀丽任逍遥

第四章 往昔一去不复返

书名:江山秀丽任逍遥|作者:巴哈马的猪|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7-12-07 20:17:01|字数:2794字

  承天门下,内务府派来迎亲的官员给他们带来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就在两天前,嘉康帝驾崩了!

  按照原来的计划,内务府应该将逍遥接入皇宫,接受宫中教养嬷嬷的礼仪教导并聆听皇后的训诲。然后尽快与太子元宝睿成亲,以此来给重病中的元霸冲喜。眼下皇帝驾崩,冲喜之事也就无从谈起了。

  国丧之时,无论是皇宫还是东宫都是一片忙乱,没有人对逍遥这个皇帝亲封的太子妃作出明确的安排,内务府的官员也不敢去问,只得先安排他们住进了皇家馆驿。

  皇家馆驿坐落在离皇城不远的地方,是专为入京办事的各路皇亲国戚准备的临时住所。

  抵达九原城的头一晚,心事重重的逍遥坐在硕大的雕花床上,用厚厚的锦被将自己裹了个严实。

  她双臂环抱着蜷曲的双腿,尖巧的下巴抵着膝盖,双眼望着桌上的烛光愣愣的出神。

  那一簇忽明忽暗、忽左忽右的微弱烛光,渐渐变成了师尊、师傅、师兄、父亲、母亲……的笑脸。

  一阵风吹过,熄灭了桌上的白烛,整个房间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中。让人觉得仿佛有一只怪兽就藏在身边,正张着大嘴,准备随时将人吞噬入腹。

  逍遥不禁打了个寒颤,心中升起一种似曾相识的惶恐。

  当年,父亲任楚雄和母亲轩辕潆相继离世的时候,她年纪尚幼。记忆中,父母的容貌都是模糊不清的。

  她只记得父亲很高很高,高到她要使劲揪着父亲的袍角往上爬,才能钻进他的怀里。父亲的怀抱宽阔而结实,她可以恣意的躺着、坐着、趴在那里。

  至于母亲,她的记忆更多来自于触觉。温软的手拉起她的小手、温软的唇亲吻她的小脸儿……,一切都是那么的温暖而柔软,一直到她的心里。

  当她看到父母并排躺在冰冷的棺材里时,还以为他们只是睡着了。她很奇怪:父亲、母亲为什么白天也要睡觉?为什么不睡在大床上,而要睡在这个大木盒子里?是不是睡在里面很好玩?

  她也想爬进那个大木盒子试一试,看看睡在里面是不是很好玩。

  直到有几个粗壮的男人走过来,要将那个大木盒的盖子钉死,她才懵懵懂懂的明白了些什么,扑上去死死抱住棺盖,不让任何人靠近,哭得撕心裂肺。

  她害怕,觉得自己就象是池塘中一片小小的浮萍,漂漂荡荡、无以为依。

  这时,红肿着双眼的奶娘走了过来,轻轻将她搂进怀里。她把头埋在奶娘胸前,哭湿了奶娘的整片衣襟。

  后来,她和奶娘、拂冬一起被接到了逍遥谷。逍遥谷温柔的风以及师傅、师兄、特别是雨哥哥无微不至的照料,渐渐抚平了她失去亲人的伤痛,使她重新快活起来。

  不幸的是,几年后,抚育她长大的奶娘也因病离世了。握着奶娘冰凉的手,她觉得自己又变回了那片浮萍,漂漂荡荡、随波逐流。

  这时,满目怜惜的雨哥哥走了过来,轻轻将她搂进怀里。她把头埋在雨哥哥胸前,哭湿了雨哥哥的整片衣襟。

  如今,逍遥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些灰暗、忧伤、无助的岁月。前路渺茫,总也理不出个头绪。

  不!她“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我不要那些灰暗与忧伤!我,是任逍遥!我,已经长大了!那些躲在亲人羽翼下无忧无虑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逍遥转头看了一眼已经在床头睡熟的拂冬,心想:今后,我要为两个人的生活做打算!无论前路有多少风霜雨雪,我都要勇敢的去面对,为自己和拂冬开辟出一片生存之地!

  此刻,瀛州通往都城九原城的官道上,“哒哒哒”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寒夜的宁静,带起滚滚烟尘。一队人马正借着月色,星夜兼程。

  为首一人身材伟岸,覆满灰尘的俊美面庞棱角分明,利剑般的浓眉下是一双犹如闪电般锐利的黑眸。此人正是嘉康帝元霸最喜爱的十五皇弟-宸王元震。

  凛冽的寒风刀刃般划向元震,他露在头盔外的脸和握着缰绳的手早已经失去了知觉,脑子也昏昏沉沉的,分不清眼前是嘉康十一年还是嘉康八年。

  三年前也是这般,他一身白衣,拼命策马,却没来得及再见一眼慈爱的母后!

  母后被葬入皇陵,他离京归藩。走的那天,回望承天门,暗暗发誓:永不再踏入京城。

  三年时光转瞬而过。如今,虽然跑死了多匹快马,可他还是没能赶上再见一眼曾经敬重的兄长!

  此时,元震觉得自己的心就如同这冬夜的旷野:冰凉、荒凉、空寞、没有一丝生气!

  他身后的铁卫们看着这样不眠不休赶路的王爷很是心疼。他们想劝说,可深知王爷的脾气,只得咬紧牙关,紧紧地跟在他身后,策马飞奔。

  皇帝驾崩,举国治丧,国人罢饮宴,戒百戏,禁婚嫁……,都城九原更是一片肃杀。

  皇宫里,人人孝衣白帽;到处都是随风舞动的白幡和丧幔;就连花草树木都覆上了白麻。

  大行皇帝元霸的梓宫停放在乾宁殿内,梓宫四周内置黄龙幔帐,外置白绫旗幡。供桌上依次摆放着香鼎烛台和各种供品。

  乾宁殿内,魏皇后和各宫妃嫔、奉旨回京的诸位藩王、大大小小的各级官员……哭声震天。不少人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悲痛欲绝,已经以拳捶胸、以头抢地的“哭”晕过去好几回了。

  大殿外,一众僧道抑扬顿挫的诵经声和法器的敲击声,伴随着缭绕的香烟,久久回荡在皇城的上空。

  在这一片哭嚎、咏诵中,只有宸王一人显得格格不入。

  他一连几天,久久地跪守在先帝元霸的梓宫前,呆呆地望着他的灵位。没有泪水、没有言语、静默得象一尊石像。只有那一双大手,攥紧,攥紧,直到有殷红的血水从指缝间慢慢的渗出。

  这天,难得露脸的冬日阳光,终于艰难地穿透人们身上的层层麻衣,给人带来了一丝暖意。

  元震走出乾宁殿,缓步来到凤翔宫前。这里是他的母亲-太后任婉生前居住的地方。

  自任太后驾崩,元霸便下旨将凤翔宫封禁起来。除了负责洒扫的宫人,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

  负责看守宫殿的小太监见是宸王,赶紧打开了宫门。

  元震步入大殿,目光缓缓从家什、摆设上扫过:一切都还是老样子!连母后最喜爱的那套茶具的摆放位置都未曾挪动丝毫!

  他回首望向厚重的宫门,恍惚又看到了年少时的自己:

  身着骑服、手拿弓箭,正满头大汗地从外面跑进来。一边跑一边得意地大喊着:“母后,母后!今天,皇兄带我去校场了!皇兄连发三箭,首尾相接,三箭皆中!儿子独发三箭,三发两中!”

  听到元震的喊声,身穿湖蓝宫装的皇后任婉,脚步轻盈地从里间走了出来,但笑不语,只拿了帕子,温柔地为儿子擦着额头的汗水;静静地听他述说着对皇兄元霸的崇拜,当然也少不了大段的自吹自擂。

  母后,为什么?这些都是为了什么?

  元震迈进任太后的寝室,抚摸着床上百鸟朝凤的织锦幔帐,耳边仿佛又响起了皇兄急促的喊声:“快、快、快去传太医。”

  那年夏天,十岁的小元震在御花园的池塘边开心的喂金鱼,不知怎的,腿上一麻,竟一下子栽进了池塘里。

  水从四面八方涌来,淹没了他的呼喊、挣扎。他觉得身体越来越沉,越来越沉,渐渐向着无底的深渊坠落、坠落……

  一双手,一双熟悉的大手,稳稳地将他托了起来,带他冲出寒冷与黑暗。

  元震依稀记得:那天,皇兄将他从池塘中救起,抱着他一路疾驰到凤翔宫,一边跑一边焦急的大喊着:“快、快、快去传太医。”

  那件事过后,凤翔宫中便少了许多熟悉的面孔。

  母后更是拉着他的手,一再告诫:以后万事都要小心!若不是皇上及时赶到,咱们母子就再也见不到了。

  皇兄,为什么?这些都是为了什么?

  空无一人的大殿里,宸王元震缓缓瘫坐在地上,将头深埋进臂弯,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滴答滴答” 金砖被打湿了一片,冰冷冷地映出他孤零零的身影;空旷的大殿里只剩下了哽咽声。

  是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嫡女风华

    浅浅的心 / 著

    顾清苑,皓月王朝顾府嫡女,凶狠毒辣,嚣张跋扈,欺压庶妹,暗害姨娘,又胸无点墨,她虽为...

  •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

    九九公子 / 著

    这一年,世族沐家之沐老夫人亲自提亲,点名要孙媳妇:傅夜七。结婚2年,因为丈夫不肯归国...

  • 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昕玥格 / 著

    一朝乐虎国际娱乐,美女厨神变成人人唾弃的小灾星破房三间,爹残娘弱,还有两个骨瘦如柴的小妹拉扯...

  • 盛宠之名门医女

    乱莲 / 著

    【女强男更强,一对一,强宠,虐渣,男女主身心干净】女法医莫颜因工作劳累过度猝死,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