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五洲一城

无花城主,霸气侧漏,王室成员,均被震慑,

书名:五洲一城|作者:柏神算|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7-12-07 20:20:43|字数:3041字

  那个笛子,那个笛子,那个笛子是……

  花沉易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真的是那个笛子,言予吹着吹着,便放下了笛子,所有人均还在那美妙的音乐中沉浸,这忽如其来的停止,让所有人都有些意犹未尽,难以接受,俞聘良张大了眼睛,默默的看着台上的言予,心里绞痛着,这是他的钦儿吗?这是俞钦吗?俞聘良克制着自己的冲动,这不是在俞洲,他不能给俞洲招惹是非,台上的人无论是身段,还是吹笛子的动作,都像他的钦儿,可是那个女人背对着自己,还蒙着面,他不敢确定,只能默默地在远处望着,那种思念感,这接近一年的时光里,他从未忘却,心中的绞痛,时刻的提醒着自己,他深爱的女人,钦儿还流浪在外面,不知死活……

  祁汐的眼睛湿润了起来,如果自己没有弄丢他的笛儿,今日自己也会领着她来参加这宴会,赏这无花城的美景,可能笛儿也会上台演奏着笛技,甚至比大台之上的那个女人还要好,祁汐想着想着哭了起来,端起酒杯,一杯接一杯的灌着,他身边的祁王妃看着自己心爱的小儿子,满脸惆怅,也是心痛如绞,便一把夺过了杯子,抱着祁汐的头,轻抚着祁汐的背,任由祁汐在自己怀中哭泣着……

  呈洲太子那个长相和顾昂一样的男子,名叫呈闻,一身白衣,坐在宴会的前排,他是呈洲下一任王,他端着酒杯看着站在台上吹着笛子的女子,一身金色瀛洲正统夫人的服饰,一张轻纱遮住了脸,妙曼的身材搭配着这个装扮不时有些神秘,忽然呈闻停在了台上女子扶着笛子的手,心忽然震了一下。那枚扳指,她是?她是…难道她是那个女孩儿,如果不是的话,扳指在她手上,如果是的话,为何不履行诺言,而嫁了人?呈闻歪着脑袋,一直盯着个吹着笛子的蒙面女子看着,想看穿,看透他。

  瀛隶则是被眼前的女子迷得无法转开眼睛,原来她还会吹笛子,她这么多才多艺,瀛隶脸上露着痴迷的微笑,静静的看着言予的背影,甚至已经忘记了,他们离开了自己幸福的家园,这不是瀛洲,这是无花城,这是花沉易的地盘,整个五洲一城都是花沉易的,

  花沉易没有盯着言予的脸看,而是一直盯着言予手中的木笛,嘴上带着一抹笑容,可是心里却又有些复杂,这个女人居然给瀛隶生了孩子?就算她给他人生了孩子,也逃不过它原有的命运。

  一曲过后,所有人都怀揣着自己的心思,看待宴台之上的蒙面女人,言予自己也不知所措,强迫自己从容淡定的,深深地行了一个大礼,站了起来后。转身下台,一直在极力躲避俞聘良和祁汐方向的她,忽然转错了方向,和俞聘良四目相对后,不到一秒钟的时间,言予就把头转向了别处,可是这一秒就够了,俞聘良已经看出来了,这个人是他的钦儿了,可是花沉易刚刚说了他是瀛洲正统夫人,而且还给瀛王生了孩子?这个是不可泯灭的事实,原来她躲着自己去了瀛洲,还为别的男人生了孩子,俞聘良紧握双拳,手指甲插进了肉里,鲜血从指缝中流了出来,他端起酒杯,一口饮了下去,这酒里参杂着自己的血液,带着血腥的的味道。俞聘良想去问问他的钦儿这是怎么回事,又不敢去面对这件事儿,他曾经想过一万种与他的钦儿相遇的场面,有悲伤的,有欢笑的,可是他从未想过见面是这番情景,

  言予优雅大方的刚想下台,花沉易在主坐上没有变换自己的动作,伸出了一只白皙的玉手,指了一下前方已经转身的言予,开口说了话:“等下,你先别退下,本城主有几件事儿要问问你。”

  这突如其来的话,让言予抖了一下,这声音?好熟悉,原来一直都是看着花沉易,听他说话,这次她背着花沉易,总觉得这个声音似曾相识,于是言予又转回了身,跪在宴台之上,等着花沉易问话,一直没敢抬头,瀛隶有些紧张,这个花沉易想做什么?他无所而知,只能默默地听着,此时花沉易腿放了下来,脸上露着霸气侧漏的表情,一身红装,在水晶灯光的照耀下,更加的鲜红,花沉易双手扶在桌子上,邪魅的扬起嘴角,目不转睛的看着言予,带着恶狠的眼神,抑扬顿挫的问着言予:“你的笛子是何人送的?”

  台下的祁汐忽然注意到了笛子,这个笛子?六王叔送给她的笛儿的?难怪他觉得台上的人面熟,原来是笛儿,祁汐突然穿到抬上去,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一把拽下了言予蒙面的沙,当祁王妃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祁王妃一下跪倒在花沉易面前。自责地说:“花城主,小儿不懂事,我定会好好教训他,求城主绕他一命,祁洲上下对您感恩戴德。”

  祁王妃低下了头,再抬头时,看见宴台之上那个女孩儿,便明白了,这个女孩儿就是祁汐求赏那个孩子,为此还惹了祁王,原来祁汐是为了她才没有了顾忌,犯了大错,本来没想过这个女孩儿会对祁汐造成什么影响,可是自从祁汐从柳洲回来后,没有带回那个女孩儿后,便一蹶不振,也不活泼了,连话都少了,今天再次重逢,这个女孩儿已经是瀛王妃了,和自己平起平坐,可是自己这个傻儿子,还是为了这个女孩儿而在此乱了分寸。

  当祁汐扯下面纱的那刻起,俞聘良也变得不淡定了,站了起来,呈闻也默默的盯着台上发生的事儿,瀛隶也冲上了台,一把推开了祁汐,抱住了言予,言予怕极了,双手紧紧抓住了瀛隶的胳膊,带着泪光的仰起头看着瀛隶,小声地说着:“带我回家。”言予害怕,她怕极了,他怕柳泊君忽然出现,他怕柳泊君会抢走自己的孩子,言予怕俞聘良再来给自己下药,从她来到这个世界上后,第一个那么信任的人骗了自己,她也还怕祁汐,虽然祁汐对他很好,但是她也知道,祁汐时刻的等着回祁洲要了自己,言予骗了祁汐,俞聘良骗自己的时候那种心痛,她在明白不过了,所以针对祁汐,她除了害怕之外,还有一丝愧疚,

  “花城主,我夫人身体不适,我先扶她回客房了,先走一步,请您担待,”瀛隶带着乞求的口吻对花沉易说着,俞聘良在台下始终没有上来的勇气,毕竟俞民给言予下药的事情,需要好好对他的钦儿解释一下,这不是一句两句能解释的东西,这么多人的地方,他的钦儿也不会听自己解释的,俞聘良的脚步像是定在了那里一般,想去解释,又挪不开步。

  祁汐爬了起来,一把推开了瀛隶,抱住言予:“她是我的,你别碰她,笛儿,你到哪里去了?笛儿,不要在离开我了,我好想你,不要在躲着我了好吗?我会对你好的,我会照顾你的,你为何要离开?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和我说。”祁汐深深地抱住了言予,言予推也推不开祁汐,祁王妃吓得一下子晕了过去,所有人都在惊慌失措的扶着祁王妃,祁汐都没有丝毫的松懈,一直抱着正在挣扎的言予,祁王忽然站了起来,大声叱喝着:“汐儿,下来,别让本王亲自上去拽你下来。”

  祁汐听到祁王的话,有些迟疑,松开了手,静静地看着言予,眼里满是泪水,

  “下来!”祁王再次叱喝着。

  祁汐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台上的言予,脚步越来越踌躇,

  “瀛王妃,你是何人?为何祁洲世子说你是他的女人?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可是你这身世,影响了我五洲一城的安稳盛世,用古法,理应当落水而亡。”

  “城主,钦儿是我正统夫人,请您看在我父王老瀛王这些年勤恳执政的份上,饶她一命。”瀛隶慌了下来,这条古法他是知道的,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钦儿就这样的死去。

  钦儿?俞聘良脑海里突然没有了一切声音,只有钦儿这两个字,她还在用钦儿的名字吗?她还叫俞钦吗?是不是她的心里一直都有自己,他一直没想离开自己,俞聘良手里握紧了那个祥云荷包,闭上眼睛,又张开,他不管了,既然大家都在抢他的钦儿,他如果再不站出来,恐怕就没有了机会,

  “钦儿,跟我回家。”俞聘良也走到宴台之上,对言予伸出了手,言予看到俞聘良,心里微微一痛。把头转向了一边,他不想见到自己曾经最信任的却又骗了自己的男人,他和顾昂有何区别?现在只有瀛隶才是他最信任的人,

  瀛隶眉头一皱,怎么?怎么还和俞聘良有关系,他自己都不明白眼前的女孩儿是什么身份了,可是不管怎样,这个女人都是他最爱的女人,

  “都退下,瀛王妃,你来说,你的名字和身世如何…。”

------题外话------

  好混乱呀,终于都站在了一起,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嫡女风华

    浅浅的心 / 著

    顾清苑,皓月王朝顾府嫡女,凶狠毒辣,嚣张跋扈,欺压庶妹,暗害姨娘,又胸无点墨,她虽为...

  • 钻石暗婚之温宠入骨

    九九公子 / 著

    这一年,世族沐家之沐老夫人亲自提亲,点名要孙媳妇:傅夜七。结婚2年,因为丈夫不肯归国...

  • 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昕玥格 / 著

    一朝乐虎国际娱乐,美女厨神变成人人唾弃的小灾星破房三间,爹残娘弱,还有两个骨瘦如柴的小妹拉扯...

  • 盛宠之名门医女

    乱莲 / 著

    【女强男更强,一对一,强宠,虐渣,男女主身心干净】女法医莫颜因工作劳累过度猝死,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