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天赋阴缘

第三十一章,虚弱的皇子

书名:天赋阴缘|作者:夜宫小妃|本书类别:现言|更新时间:2018-01-13 10:25:00|字数:3500字

  “妖孽!还敢跑!”

  楼子寒穿梭过人群,跟着那个蛇妖来到了一个公寓,我在后面追得上气不接下气,楼子寒见那蛇妖就要进去,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楼子寒眼疾手快的一个风火令打过去,果然奏效,蛇妖被打个正着,扑倒在地叫苦连天,滚来滚去的哭嚎。

  我一脸黑线。虽说是妖精吧,可是人形好歹是个一米八的高个男,注意点形象好吗?

  我好不容易站到了楼子寒身旁,弯着腰呼哧带喘的指着地上滚得起劲儿的蛇妖一句搭着一句的说,“你…能不能…先停一停?”

  我可是为你好,没看见楼子寒黑着脸已经在双指尖又凝聚了法力吗?

  “三月,你喜欢吃蛇肉吗?”

  楼子寒冷不丁的一说,我倒是没反应过来,“蛇肉?”

  躺在地上那厮终于停止了哭嚎,白着张脸紧张万分连连摆手的说到,“别别别,我是蛇妖,但是我没有害过人,在人间只是贪玩,您大人有大量,就当没看见我行不行?”

  蛇肉原来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可没那么重口味。

  “哼,你就算跪在我面前我也…”楼子寒话还没说完那个蛇妖就从躺着立马换了个体位,“啪”的跪在了我们面前,我俩都被吓了一跳。

  说跪就跪,大哥,你的尊严呢?好歹也是个修炼成人的妖啊,你代表的是妖啊!节操不值钱是吧?

  “老子话还没说完呢!”被打断话的楼子寒特别不爽,就算看到蛇妖那么怂也无力嘲讽,只是接着自己没说完的话“我说!你就算跪下老子也不会放过你!”

  话音一落,那个蛇妖就抱住了楼子寒的大腿,声泪俱下的哭诉着,“小的真的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啊。”

  这画面太美,不忍直视,就一被抛弃了的小媳妇在求情郎回心转意,看得我下巴都要掉到地上去了,讶异之情难以言表。

  这家伙的认知世界里就没有“男儿膝下有黄金”这种说法吧。

  楼子寒一脸噁心的踢开了蛇妖,大喝道,“放屁!你当我傻啊?妖要维持人形必须不断吸取人类精气,你那满身的人气早出卖你了!”

  怎么说…我发现楼子寒在这种时候特别喜欢骂脏话。

  “人气”可以这么用的吗?我还在纠结那个用词,那个蛇妖瞅准了楼子寒噁心他的空隙猛地冲他撒了一些粉末,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没头没脑的冲到楼子寒面前,被粉末撒了一脸,眼镜被粉末全部盖住,什么都看不见了,楼子寒的焦虑的声音在耳边不停的叫唤我的名字,根本无暇顾及蛇妖,只感觉黑影闪过,我拿下眼镜看了看四周,抱歉的看向楼子寒,“好像…他逃走了…”

  为什么我感到抱歉呢?都是因为我傻乎乎的充当英雄,那点小伎俩楼子寒根本可以轻松躲过…也许吧…

  楼子寒见我没事,松了口气,不在乎的道,“让他走,在他身上确实也没有血腥味,应该还没有到吃人的地步。”

  他又抬手在我头上拍了拍那些粉末,直到收拾得差不多这才离开了公寓,径直回了楼家,临进门的时候他不知那根筋搭错了又让我问一次他和我玩得开不开心,我一脸莫名其妙的照办,他又非常严肃的说不开心!然后丢下我一个人先进去了,不过最后他又回过头补上了一句,“下次继续。”

  我当时脸立即开始发热发烫,心里莫名的紧张了起来,心跳怦怦乱跳个不停,最近好像特别容易这样,尤其是今天…

  看来真得去医院看看了。

  “你去哪了?”

  楼子寒前脚进去,我后面跟上来,听到这种冰冷的声音时我和楼子寒都停了下来,一同看向了举着具灵伞站在楼梯口的南宫煜,他的身影看起来有些忽明忽暗的不真实感,看着我的眼里满是不安和焦虑。

  他好像因为灵气受损不能离开锁灵玉,所以没办法外出接触阳光,没办法一直跟在我身边,他唯一能信赖的我却没有在他身边,那种不安和孤独真是无法想像,现在他只能靠具灵伞勉强维持魂魄不散了吗?

  巨大的罪恶感让我难以呼吸,之前看到和他一起的画面全部袭来,我再也没办法故作冷静,扔下楼子寒我拉着他快速上了楼,关上房门之后他又还是问我去哪了,这一次的语气更加急切。

  “对不起…”我知道说什么都没用,明知他身体有异常,明知道我和他前世的瓜葛,我却还那么冷漠的让他一个人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住所等着我,楼家向来是他们这些生灵的对头,之前只是有所忌惮他的能力而已。

  “你难道还要丢弃我一次吗?你认为我还能承受一次吗?”南宫煜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声音低哑得带着颤抖,双眼死死的锁定我。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我听得出他这句话并非来得毫无理由,一激动就握着他冰冷的手,他的手竟然也在颤抖着,是生气吗?

  他点了点头,垂下了双眸,“我想起了一些零散的回忆,我们曾经很开心,也很绝望过,我在一个黑暗的地方等了你很久很久,身边有无数的人走过,可是就是没有你,我的眼前只有一片血色和你凄美的容颜,我一直在等你…”说到后面他的声音低得缥缈起来。

  他的眼里全是哀伤,眼角通红,不知他到底隐忍了多少痛楚,而那份痛楚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是隐约也能感觉到他的绝望和不能拥有的无奈。

  手里的具灵伞忽然掉到了地上,发出一声闷沉的声音,他的眼神开始涣散开来,身体无力的瘫软下去,跌坐在了地上,看起来特别虚弱,我慌忙的蹲下身去想要扶起他,但是我看向他的脸时,他的双眼开始闪烁着红光,忽明忽暗,像接触不良的灯泡,我被他这样的变化惊呆了,不知作何反应,而他还是低垂着头,像是在很吃力的喘息,虽然他没有呼吸,就像是在表达着他现在的状况很不好。

  不经意的一抬头,他被红光充斥的双瞳里倒映着满脸惊愕的我,一瞬间,一个画面一闪而过,南宫煜似乎也觉察到了自己的异常,忽然痛苦的低吼了一声,慌张的推开了我,自己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走到了墙角,随手扯下了窗帘,把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着蹲在了角落里,像极了受了伤的小动物。

  他的声音颤颤巍巍的从那包裹得看不见一点缝的布团里传来,“不要……看我…。”

  我愣在原地很久,脑子一片空白,不知过了多久才回过神来,南宫煜现在状况很不好。反应过来的我有些手足无措,跑到他身边想去看看情况,但又不敢莽撞的去拉开那个保护罩,不知道该怎么办,急得走来走去,最后不放心的一把拉开了他的防御,他大概没想到我会忽然这么做,完全没防备,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差点把我吓昏过去。

  南宫煜的发色居然从发顶至发尾全变成了白色,双瞳全是骇人的红,面如死灰,如同一个妖物。我们就互相瞪着双眼看着对方,瞳孔紧缩,全是震惊,不过他震惊之后全是害怕和无助。

  我知道他为什么要把自己包得那么严实还不让我看了,正如他一直以来的坚持一样,在心爱的人面前无论如何也无法让她看到自己那么骇人的面目,这无疑只会把对方吓跑,把他的尊严碾碎。抢过我手中的帘布又要准备躲起来,可是我却更快一步把帘布藏到了自己身后,脸上毅然决然的直视着他,我想告诉他,我不怕他…。怎么会不怕,我都吓尿了好么,但是我这个时候如果透漏出一丝害怕这都无疑会带给他数倍的打击,所以我一直没开口,就怕自己露馅。

  他见我目不转睛的盯视着他,连忙用手遮住自己的脸,近乎哀求的对我说,“柔儿,能不能别作践我?”

  他这一声柔儿唤得我是心头一颤,莫名的压抑起来,更多的是慌乱,已经开始吞噬我的理智了般,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我,不可以失去他。响起之前有亲吻他让他恢复精气的先例,那么如果是我的血的话会不会效果更好?想到有这个可能性我就按耐不住自己的冲动,一把拉开了他的手,扳着他的脸看向我,他却一直在抗拒着,躲闪我,大哥,我都这么主动了,你好歹给点面子啊。

  我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深呼了一口气,猛的上前勉强找准了位置,吻住了那双冰冷得让人发寒的唇,我看着他茫然失措的双眼仿佛又看到了那座宫殿里的某个身影与他重叠了起来,心又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撞击了一下,更加坚定了自己要做的事。

  笨拙的纠正了一下位置,我使劲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当即我就后悔了,我为什么非得咬嘴唇喂他?咬手指也没那么疼啊?不过现在已经没那么多时间感慨了。一股腥甜的滋味在嘴唇里弥漫开来,他这时好像知道我要做什么了,惊恐的瞪大了双眼要推开我,我早知道他会这样,手臂早死死的扣住了他的脖子,根本不给他离开的机会,他的手也在试图要把我推开,但是好像又顾忌什么最终没能成功,我看到他的双眼红得滴血的眼瞳布满了哀伤和心疼,我也跟着心疼起来,他的眼睛有传染情感的功能吗?

  直到他的眼睛恢复了正常,我才放开了他,可是头发的颜色却没有回去。

  “你…好点了吗?”我低着头,声音在发抖,是的,除了和一个异性亲吻之外的羞涩之外还有一种羞耻,我居然本着救人的心像是占了人家便宜,原因是我离开他的唇的时候居然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真是够了,闵肜,你得矜持,就算你们是恋人,那也是上辈子的事了。

  “你这样做会损伤元气的。”他抬手抚着我的脸一字一句的说道,语气里全是柔情和不忍。

  “我很高兴能为你做些事。”说真的,能让他恢复,我真的感觉很开心,从心里油然而生的安慰,而这种安慰,全源于……愧疚,“我欠你太多了……”

  我…。我说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此时的表情是什么样的,但是南宫煜本没有太多情绪的脸现在全是震惊,欣喜,难以置信,各种情绪错综复杂想换交替着,最终,化作一抹柔情的花朵,“你终于记起来了……”

------题外话------

  嘴对嘴也不一定是接吻嘛,是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恩很宅 / 著

    她,阿九。从小孤儿,被他带回组织变成王牌杀手,为他出生入死。她不在乎他不喜欢她,也不...

  • 媚爱

    唐梦若影 / 著

    第一次。“公子别怕,我只劫财,不劫色。”她明眸流转,话语轻柔。“你不防劫一个看看。”...

  • 先上后爱,首长你好坏

    心静如水 / 著

    这是一个二妞闪了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大人物(有多大?看过试过才知道),先婚后爱越来越爱...

  • 纨绔世子妃

    西子情 / 著

    她是天圣皇朝云王府唯一的嫡女云浅月,亦是人人口中的纨绔少女,嚣张跋扈,恶名昭彰,赏诗...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