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公子极恶

第十九章 可怖

书名:公子极恶|作者:浅如月|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01-13 10:37:30|字数:3179字

  县府

  “你在这里等着吧!别不小心冲撞了主子。”翠英说完,带着孙嬷嬷往正院走去。

  江小芽站在外,看着翠英的背影,心里:刚才说她一看就是个机灵的,现在又怕她冲撞了主子?!这,是不是有点前后矛盾?

  “奴婢见过小姐。”

  “嗯!”

  请安声入耳,江小芽心头微跳,转头,看姚文婷亭亭玉立站在不远处。

  一身素雅襦裙,纤腰微束,更显身姿玲珑,清雅飘逸!

  一头青丝挽成发髻,步摇装饰,珍珠点缀,华丽精致。

  这一身装扮,再配上姚文婷那秀美的五官,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引人垂涎。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正是如此。

  只是,很多时候有好样貌,不意味着就有好品行。

  思索间,看姚文婷站在池塘边,对她招招手。

  江小芽看此,眼帘微动,抬脚走过去,屈膝行礼,“奴婢见过表小姐,表小姐万福。”

  姚文婷眼帘垂下,看着规规矩矩向她行礼的丫头,清清淡淡道,“起来吧。”

  “谢表小姐。”

  “听说,表哥被劫那天,你也受伤了?都好了吗?”姚文婷语带关切道。

  江小芽听到,垂首,恭敬道,“谢表小姐关心,都好了。”

  姚文婷听了,微微一笑,“我听表哥跟姨丈说,他这次能安全脱身,都是多亏了你这个丫头机灵。”

  闻言,江小芽心微沉。

  这话,元墨确实说了,在江小芽听来这句话并不代表什么。可在姚文婷听来……这话让她不高兴了。

  这些年,姚文婷对元墨可谓是处处上心。可结果呢?这么多年元墨也没对她说过一句小意的话。但,对着一个小丫头,元墨不止说了,还亲自去了她家!

  元墨这份特意和用心,在姚文婷看来,已经不止是看重,甚至还有喜欢在里面了。不然,元墨怎么会让她牵着他的手。

  虽然江小芽才不过七岁,元墨对她的喜欢,根本没有其他,只是纯粹的对一个丫头感到满意而已。可是,那又如何呢?想到两人牵手的画面,还有元墨对着她笑时的模样,还是依旧觉得刺眼。

  “才刚进到元府,就成了表哥的贴身丫头,你心里一定很高兴吧!”姚文婷不紧不慢,柔声道。

  听着这温柔的声音,江小芽心里只有一个感觉,看来想平安回去没那么容易了。一念起,突然……

  后背突然受重,惯性使然,江小芽脚下不稳,一个踉跄!

  噗通!

  一声响!

  江小芽掉落池塘中。

  “不好了,不好了,江小芽落水了!”

  随着翠英一起去正院拿衣服的孙嬷嬷,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这么一声惊,心一跳,面皮微紧,脚下脚步加快,顺着声音,往池塘那边看去。然后,就看到一道素雅的身影随着跳下池塘!

  看清跳下去人的是谁,孙嬷嬷心头一紧。

  “小姐……”池塘边的嬷嬷,惊叫。

  看着那跳进池塘去救江小芽的姚文婷,翠英眼神闪了闪,随着赶忙跑了过去。

  一阵慌乱,姚文婷被丫头们拉上来,翠英赶紧拿起披风把姚文婷身体遮住,急声道,“小姐,您没事吧?”

  姚文婷摇头,“我没事。”说着,看向池塘边的江小芽,对着身边嬷嬷,“杜嬷嬷,你赶紧把这小丫头扶上来。”

  “好,好,老奴这就去。”杜嬷嬷说着,快步上前,伸手抓住江小芽的胳膊。

  而在杜嬷嬷手落在江小芽胳膊的刹那,江小芽脸色瞬变,本抓着石头的手当即松开脱力。

  看江小芽变脸,杜嬷嬷眼底划过一抹凉笑,抓住手肘将人拉上来,“丫头,你没事儿吧?”问着,却不等江小芽开口,就对疾步赶来的孙嬷嬷道,“这丫头脸色这么难看,怕是伤着了。”

  孙嬷嬷听言,看江小芽一眼,脸色确实不太好!是伤着了?还是吓着了?

  “让人请大夫过来看看。”姚文婷说完,由翠英扶着离开了。

  杜嬷嬷伸手将江小芽抱起,对着孙嬷嬷熟稔道,“小姐已经让人去请大夫了,老姐姐就再这里稍坐下吧!”

  孙嬷嬷听了,看看天色,眉头皱起。这个时候赶回去都挡不住天黑,如果再等等,那……

  “不过元府好像有门禁,老姐姐要是再耽误可就回去晚了。”杜嬷嬷说着,顿了顿,“不若这样,老姐姐您先回去,等大夫给这丫头看过了,我让人送她回去,如此也算是两不耽误。”

  “可是,这样不太好吧!也不合规矩。”孙嬷嬷觉得这样不合适。

  “这丫头是在姚家伤着的,我们也不能就让她这么回去吧!那岂不是显得姚家苛待下人吗?”

  这倒也是。

  如此,在杜嬷嬷的劝说下,孙嬷嬷留下江小芽走了。

  而将江小芽留下来,说要找大夫给她看伤的杜嬷嬷,却再也没看到人,当然了,大夫就更加没见着了。

  浑身湿哒哒的坐在一房间里,江小芽低头看看自己胳膊,轻轻动了动,随着放下,嘴巴微抿,脱臼了。

  伸手托住自己的胳膊,江小芽静静坐着,不动不言。

  不知道坐了多久,就在衣服都已半干的时候,门打开,一人走进来。

  “走吧!杜嬷嬷让我送你回去。”

  看着眼前精瘦的小厮,江小芽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起身,抬脚走了出去。

  踏着月色,江小芽坐在马拉的板车上,由小厮送走。

  “小姐,人走了。”

  姚文婷听了,轻轻笑了,莫名的心情一下子舒畅了不少。

  看到姚文婷脸上那抹笑,翠英垂眸。

  下人的命,在姚文婷眼里,贱如蝼蚁!

  并且,在要你死时,还要再利用你一回,给自己博取个好名声。

  舍身救奴,这样的主子哪里找!

  ***

  夜幕降临,看县城渐远,看人烟稀少,直到杳无人烟行至荒野,看一直默不作声牵着马前行的小厮,忽然停下马车转头看向江小芽……

  那一双眼,在夜色下,盯着江小芽染上几分冷恶。

  终于来了!

  小厮缓步走向江小芽。

  “你,你要做什么?”

  看江小芽面露不安,后退。

  小厮呵呵一笑,“你说我要做什么呢?”说着,豁然出手,伸手就要去扣江小芽脖子。

  出手直袭要害,意图昭然,就是要杀了你。

  可惜,出手落空,被江小芽躲过了。而小厮不以为意,一次不成,第二次一定能掐死你。

  “这位大哥,俗话说害人害己,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想办法给你。所以,你放我一条小命好不好?”

  放了你?呵呵……放了你,我还怎么得到那十两银子。

  “小丫头,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小厮说着,眼中杀意大盛,大步朝着江小芽走去。

  看着步步紧逼的小厮,江小芽按着自己一只胳膊步步后退。就在小厮靠近她,咫尺之间,江小芽望着他身后,眼睛豁然大亮,“公子!”

  江小芽陡然的一声,落入耳中,小厮一个激灵,本能回头。而就在回头刹那……

  “唔……”

  腰腹间骤然一痛,看着无空无一人的后方,小厮木木回头,看一眼江小芽,低头看一眼痛处,伸手摸一下,一手的湿热,对着夜光看一眼……血!

  满手的血色,看着那满手的猩红,腹部痛意骤然加剧,小厮脸色瞬变,抬头看向江小芽,看着她手里那只发簪,脸上表情是惊疑,是不能置信,“你,你竟然敢刺我?!”

  没人回答他。

  此时江小芽脸上,没了刚才的惊惧和惶恐,转而是一片平静冷漠。那表情,出现在这一张稚嫩的小脸上,还是在这场景中,不由的让人心头发麻,背后冒寒气,怎么看都诡异。

  只是,此时小厮的意识都已被身上的痛意占据,看着江小芽,怒意压过了理智,“竟敢拿簪子刺我,我看你是真想死。”说着,捂着腹部向江小芽冲去。

  看着向自己冲来的人,江小芽眼睛微眯,抬脚上车,在小厮靠近自己之时,骤然出手……

  “啊……”

  “嗯!”

  一声惨叫,一声闷哼。

  在江小芽手中发簪刺向小厮咽喉时,她也被他甩了出去,倒在地上,胳膊刺痛,不用看也知道衣服蹭破了,胳膊刮伤了。

  “我杀了你!”

  脖子上迸涌的血,清楚感觉到生命的流逝,让小厮变得极致恐慌,极端疯狂,豁出去的冲到江小芽身边,在她将要从地上爬起来时,把她扑倒在地,伸手卡住她脖子,拼劲了力气,用尽最后一口气。

  江小芽被他掐着脖子,面色一片沉凉,眼底只有沉静,手微动,胳膊抬起,猛的出手一击,准准的落在小厮腹部伤口处!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小厮倒在地上,想再次站起来,却没有了力气。

  江小芽撑着胳膊坐起,坐在地上,看小厮死死的盯着她。

  “我说过,害人终会害己,这话你不应该不相信。”

  听着江小芽那平淡的语气,看着她那寡淡的表情。此时,小厮才感觉到了可怖,这不是一个七岁孩子该有的样子……

  这确实不是一个七岁孩子该有的样子。而对着一个七岁孩子下手的你,也不是一个人该有的作为。

  “你,你,你是个怪……”

  颤抖着一句话没说完,抽搐,静止,气息消散。

  江小芽静静坐在地上看着,想说她是个怪物吗?在上一世也有人这么说过她,而那个人……

  “驾!”

  马蹄声,伴随着喝声入耳,江小芽眉头皱起。

  “吁!公子,找到了。”

  听到这句话,江小芽握着发簪的手收紧,缓缓转头……

  一身白衣的元墨出现在眼前,风华无双,风光月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萤夏 / 著

    一场暗杀,一次重生,她从25世纪末代号为1的顶尖杀手,变为了Z国胆小懦弱的新兵蛋子。...

  • 猎户的辣妻

    妖娮 / 著

    村口老言家的姑娘嫁给了村中唯一一户猎户,听说这老言家的姑娘,在嫁给猎户之前还许过猪肉...

  • 鬼手天医

    火龙汐 / 著

    铅汞鼎中居,练成无价珠——我有绝世炼丹术,炼得续命丹在手,阎王也要靠边走!她,唐心,...

  • 婚后蜜宠:萌妻至上

    情非缘浅 / 著

    顾秋慈与尉迟厉第一次见面,二话不说先滚了床单!次日离开前,顾秋慈掏出一沓钱放在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