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重生国民男神之长官你好

第一章:重生十六岁

书名:重生国民男神之长官你好|作者:夙宛|本书类别:现言|更新时间:2018-01-13 10:40:00|字数:4230字

  白色百叶窗被海风吹得摇摇欲坠,下面就是万丈深渊,海浪在不断拍打山崖,仿佛野兽的嘶吼。

  白色空旷的房间里,中间那孤单的大床上躺了一个少年,黑色短发遮了眉眼,只隐约可以看见少年自然下垂的眉角,眼尾微微上翘和长密的睫毛搭配得毫无违和感。

  少年棱角分明的五官上布满了冷汗,睡梦中的少年不太安稳,牙齿都在颤抖,连带着身体也一起微微颤抖。

  恍如上帝亲吻的容貌,薄薄的嘴唇像鲜血一般镶嵌在白玉一样的肌肤。

  左耳嵌了一枚黑色钻石耳钉,白皙的脖颈下是诱人的锁骨,锁骨下方,与衬衫交汇的地方有一颗朱砂痣,只平添一分诱惑。

  少年闭着双眼,微微颤抖的睫毛彰显着诱惑,却也让人无比好奇那双眼有多美。

  黑色的夜空深邃无比,仿佛要将所有罪恶都吸进去一般。

  少年就如同陷入沉睡的王,随时醒来统治黑暗……

  突然,少年醒了,突然睁开那双眼,摄人心魄的深邃。

  不甘,害怕,仇恨,阴暗交织在一起,复杂,模糊,令人看不懂。

  少年环视一周,似乎在审视四周的环境,然后,陷入深思。

  最后,痛快淋漓的笑。

  “哈哈哈……哈……哈哈……”

  重生了,她郁熙,重生了。

  少年喉咙里发出嘶哑的笑声,疯狂,如鬼魅般神秘,如海妖一般致命诱惑。

  泛着痛快,带着淋漓尽致,像是欢愉,却又更加诡异。

  少年舒展了双臂,仿佛在发泄,尽显疯癫,只觉疯狂。

  眼睛从头至尾都睁得大大的,同时焕发着奇异的色彩,少年似乎是在怕一闭上眼前的一切就会消失不见吧。

  就是因为太害怕,所以不敢相信这非科学的一切,但它的确是发生了……

  少年一直在疯狂的笑着,在黑夜里愈发清晰,背后似乎生出一双黑翼,黑夜的统治者一般君临天下。

  很久之后,少年的喉咙沙哑的不行,他停下了。

  嘴张开不停的喘息。

  “笑够了吗?”

  郁熙不回话。

  仿佛脑子里的那个声音不存在一般。

  “笑够了就要想办法活下去!你……还有三个月时间!”

  郁熙依旧维持着刚刚的姿势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喂,你听到没!”

  也许是真的很在乎自己的命,声音里都带上了怒气。

  郁熙觉得……这个不知名的东西……很可爱。

  “哈哈。”

  “笑什么!”

  在郁熙耳中只觉得这个东西别扭的可爱。

  郁熙无比诚实的说:“你很可爱。”

  “……”

  是这样用词语的吗!

  不过一秒,她的脸上就没有了半分表情,严肃的让人心疼。

  郁熙此刻只觉得浑身都很累,尤其是心脏,它是冰冷的,却依旧与神经相连,依旧能痛到无法呼吸。

  郁熙疲惫的从床上起来,踢开地上的拖鞋光着脚走进浴室。

  浴室里有一面镜子,镜子里映出郁熙现在的模样:额角没有那道碍眼的疤痕,脸色不再泛着不正常的苍白。精致如画般不真实的容貌。

  这……是十六岁的她,干净,纯净。

  一切都是干干净净的,现在的她是完全未涉世的,依旧……单纯。

  郁熙对着镜子,忍不住挑了一下眉,自然无比的动作,镜子里的人刹那间邪肆无比,透露着一种过人的雅痞,却又让人痴迷,不忍移开目光,却又忍不住脸红心跳。

  但是很快,郁熙厌恶的移开目光。

  这张脸前世给她带来更多的是痛苦,是侮辱,是卑贱的人生。

  那个声音是什么来头,居然可以让她重生回多年之前改变命运。

  仿佛窥见她的心事一般,那个声音突然冒出来:“不是我!”

  郁熙的动作一顿,不是他?

  那个声音似乎是怕郁熙不相信一般,又接着说:“真的不是我,我的能力仅仅可以让你续命,续半个月的时间,前提是尸体还保存完好。当我让你苏醒时,有人逆转了时间,所有人的命运都将会被改变,回到你十六岁那年,不仅仅只承受你一个人带来的反噬,更是所有被改变命运的人一起。这样带来的代价太大,我根本承受不了。”

  郁熙没有在纠结是谁让她重生这个问题上,低着头,纤细的五指拧开水龙头。

  仿佛随口一问般:“你叫什么?”

  脑子忍不住又纠结起了刚刚的问题。

  她想了半天,最后也只笑了笑:“反正,重生比续命要好啊。至少,身体……是干净的。”

  是啊,她现在是干净的,能够做很多事,很多前世没有完成的事。

  手上干干净净,没有染上人血,更没有碰枪,没有走上黑道。

  郁熙对着镜子里的人笑了。

  眉宇渐渐舒展开,嘴角自然上扬,眼底的黑暗隐匿不见,犹如雨过天晴一般。

  善良,纯洁,无害,纯良。

  这才是属于这个年纪的表情。

  郁熙的眼睛看上去似乎是在看她自己,但是,阿千却觉得头皮发麻,这样的眼神意味太多,它很怕。

  “阿千。我叫阿千。这是我唯一的名字!”

  言外之意,你不能改我的名字。

  郁熙熟练地刷牙洗脸,一切动作看起来都自然无比,没有半分不妥。

  她知道每个人都有一些事情有着莫名其妙的意义。就好比那枚黑色耳钉对她来说同样特殊。

  再说了,她又没说让脑子里这个奇怪的东西改名字。

  衣柜里的衣服大多是古老家族的少爷的那种正装,只有箱底有一套普通的衬衫,郁熙依稀记得这件衣服是她一时兴起时买的,似乎有很久了吧。

  久到……她自己都不记得了。

  兮浔捧起衣服走进浴室,不久便从浴室里走出一位翩翩少年。

  郁熙今年十六岁,上个月刚过完生日,身高一米七三,放在同龄的女生里算高的了,可惜,现在的她是个男孩,顶多算中上。

  储物柜里放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还有一副眼镜。

  郁熙拾起眼镜放进口袋里,走出门外。

  就好像这一步牵引着记忆回到不久前……

  “你想活过来吗?”

  无尽的黑暗里,郁熙动弹不得,她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或者濒临死亡。

  手指无法动弹,很久以后,凭着身体的本能,她挣扎着开口:“好。”

  声音没有传入自己耳朵里,甚至连她也不清楚她到底有没有说话,只希望自己真的还清醒着,刚刚没有做梦。

  就是这个连她自己都无法确定的回答,让她活过来了。

  但郁熙无法确定自己重生是巧合还是有人在预谋。

  这是一个潜在的危险,她不敢赌……

  门外的走廊里已经有了几个女佣正在打扫,看见主卧的门打开时无一例外的全部低下了头。

  这里的规矩很严,这些女孩子全部都是签了卖身契的,在正式上任之前都会经过专门训练,对主人必须恭敬,决不可亵渎。

  郁熙走过去,眼神没有偏转半分。

  女佣齐齐低头喊:“少爷好。”

  这里的女佣大多只远远看过兮浔,却都不敢在郁熙走近时偷看。

  这里的人不仅仅是仆人更是傀儡,没有胆子和勇气,只会无条件的听话。

  “嗯。”

  从郁熙鼻子里发出一声微微上扬的鼻音,并没有轻视的意思,漫不经心的闲散语调从她的喉间溢出,一点一点,让人留恋、脸红、心跳。

  郁熙的声音和她的容貌一样,上帝眷恋一般完美无缺,与生俱来的完美。

  她有时只需要一句话就足以让人心跳脸红,但很可惜,前世郁熙……傻了十几年。

  重生一次,不仅仅让她明白自己的命运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更让她懂得自己的优势,她不会再轻易掩饰自己的优势,比如容貌,比如声音,再比如……心计。

  像一杯清醇的红酒一样,轻轻地,让人无比贪恋,懒懒的语调随着尾调止不住得上扬,勾着人的心一起走。

  在场的人听到这勾人的调调时都止不住的红了脸。

  不能怪她们没有抵抗力,其实是因为以前郁熙从来不会说话,不是郁熙有自闭症,只是因为从小生活就习惯了一个人,所以,在她的心里,自己一个人就够了,和别人交流是没必要的,除非迫不得已。

  可是,即便郁熙的声音好听,那些女佣依旧没忘记自己的身份都还是不敢抬起头,甚至还忍不住颤抖了身子。

  “主人,她们好像很怕你啊!”

  郁熙表示自己真的很无辜。

  四岁以后,郁熙的房间就再也不允许别人进去了,即便是……她的母亲,那个庄园里在她五岁以后唯一知道她是女孩却从来不会温柔对她的人。

  十二岁那年,有一个女佣不经过自己的允许擅自进入房间打扫。

  那次,十二岁的郁熙大怒,亲眼看着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女佣被后园养的狼活活咬死。

  从开始的四处窜逃躲闪到浑身是血的求饶,直到奄奄一息地跪地求饶,后来血肉模糊,满地血肉,那个女佣死了,连尸体也没有完整的留下。

  而郁熙看到最后,连脸色也没有变过。

  后来,那个女佣的朋友还来刺杀过郁熙,可惜,傀儡就是傀儡。

  直到最后,明明只要她鼓足勇气把刀狠狠插进郁熙的心脏,她就可以报仇,但很可惜,明明只差一厘米,那个女佣还是没有勇气刺下最后一厘米。

  郁熙用同样的方式杀死了她。

  郁熙记得自己当时似乎说过一句:“本少爷让你和她重逢,卑贱的人永远只配死在这种地方。”

  想到这里,郁熙都忍不住笑了,自讽地想:自己果然是堕落过的人,连思想都被那些腐朽的上层社会影响,人名在他们眼里果然是不值钱的。话说,自己似乎也还没什么资格说这话吧?

  在郁熙消失在走廊上时,几个女佣还是没有按耐住八卦之心,开始小声议论:

  “有没有觉得少爷不一样?”

  “是啊,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这样认为。”

  “我真想看看少爷的房间长什么样!”

  女佣兴奋的说完后发现自己说的是什么后立刻慌张的低下头,其他人也似乎提到了什么不得聊的事情一样寂静了。

  却有一个女佣依旧耐不住心里的秘密,问:

  “少爷长得很好看,你们看过少爷的照片吗?”

  “没有。你有啊?”

  “当然!”

  女佣原来是从外面买进来的,而郁熙前段时间在Z国女皇生日的时候亲自演奏了一首独创曲子,所以,女佣在进来之前偷偷洗了不少郁熙演奏时的照片一并带进庄园。

  其中一张尤为好看:左前额特意染了一缕银白,左耳上依旧带着一枚碎钻耳钉,却不是郁熙常戴的那枚黑色耳钉,黑色西服透着神秘,每一颗扣子都扣的整整齐齐,一丝不苟,配上黑色领带,像古老的西方贵族。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正搭在三角钢琴的黑白琴键上,脚自然地搭在下面。

  唯一的亮点,是照片里少年的眼神,冰冷,无情,眼角明明是上扬的,却看不到笑容,纯黑色的眼瞳染着鲜血和魔气,对音乐的疯狂,不仅仅是那种喜欢,还带着毁灭的疯狂。

  背后的背景是一面白色的墙,明明应该光洁无暇,偏偏上面沾染了几滴不合时宜的鲜血,却让整张照片充满了地狱的嗜血,像极了亡灵的盛宴,在狂欢时悄无声息死去一般诡异……

  “天啊,这是少爷?”

  “我记得少爷三个月前出去了一星期,原来是去给女皇庆生了!”

  ……

  除了最后的那个女佣外,所有女佣都忍不住感叹兮浔的帅气。

  最后,那个女佣开口了:“我们还有很多地方没打扫,你们很闲吗?”

  这个女佣似乎很有威望,她一开口,所有人都安静了。

  也没人注意到女佣的目光复杂的盯着远去的身影。

  而此刻郁熙早已离开了主建筑,踏在了花丛间铺的石子路上,脚下不是发出石块摩擦的声音,有些细碎。

  “主人,你知道吗,因为你的一个拟声词,信仰值涨了,虽然只有三颗白色的,不过也很不容易了!”

  这个声音听上去似乎很激动,却偏偏要装作淡定的样子来和她说话。

  可惜,郁熙眼前没有心思来理他。

  眼前的入口并没有上锁,甚至连守卫也没有一个。

  郁熙伸手推开门,门并没有年久失修,郁熙推开得也很轻易。

  长长的通道没有一点光,黑漆漆的好像没有尽头。

  就好像黄泉路也没有尽头一样。

  郁熙随意的拍了几下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然后义无反顾的走向那条没有尽头的通道。

  黑色侵蚀了四周,好像逃不走一般把你包围,收紧,直到你窒息。

  郁熙不畏惧黑暗,她反而很享受这种环境,置身于这里,她很自在。

  脚步声在这里格外清晰,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一个灵魂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萤夏 / 著

    一场暗杀,一次重生,她从25世纪末代号为1的顶尖杀手,变为了Z国胆小懦弱的新兵蛋子。...

  • 猎户的辣妻

    妖娮 / 著

    村口老言家的姑娘嫁给了村中唯一一户猎户,听说这老言家的姑娘,在嫁给猎户之前还许过猪肉...

  • 鬼手天医

    火龙汐 / 著

    铅汞鼎中居,练成无价珠——我有绝世炼丹术,炼得续命丹在手,阎王也要靠边走!她,唐心,...

  • 婚后蜜宠:萌妻至上

    情非缘浅 / 著

    顾秋慈与尉迟厉第一次见面,二话不说先滚了床单!次日离开前,顾秋慈掏出一沓钱放在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