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潇湘首页>古言>锦囊记:屋主大人恨不起

七 冒攀高枝遭鞭笞 买戏子林父冤死

书名:锦囊记:屋主大人恨不起|作者:家的宝贝|本书类别:古言|更新时间:2018-01-13 10:40:00|字数:2714字

  夏家的佳酿十年不开封,开封已十年。

  甘冽、香醇、绵长。

  扇公子绝不是个好酒之人,看他小口浅尝,另有一番品酒的风范让人望尘莫及。

  小叫花子到底是个粗人,和他比起来显得豪放许多,端起酒杯,仰脖饮尽。只嫌酒杯小,又连饮一杯。

  “如何?”纸扇轻摇,笑意耐人寻味。

  “小叫花只要有酒喝,都觉得好喝。”说话的时候,第三杯已然下肚。

  “那你多喝点,喝尽兴。”扇公子亲自为她斟酒,眼看着她被灌醉,此时最为适合向她套话。“那么,北王爷也请你喝过酒吗?”

  “别跟我提这个人,不然我就走了……”说着,努力要起身,奈何身子沉得不听自己使唤。

  这时门被推开,扇公子等的那个人进来了。

  “四王兄,听说你也来喝酒,果然是真的。”一屁股挨着他坐下了,这才注意到那个小叫花,一脸嫌弃,一脸诧异,“他,他是谁?”

  “他说要见你,我就把她带这儿来了。”

  小北王捏着鼻子凑近瞅了瞅,摇头道:“我怎么可能会认识这个臭叫花子,他是谁?想干什么?”

  见他不像撒谎,那就是这个叫花子耍他了。扇公子的脸色有些难看,目光如刀,已把小叫花子碎尸万段百回。可恶,这简直侮辱他智商,“既然他是个骗子,那就要拿鞭子好好抽抽他。”说着,吩咐夏家人将这小叫花绑起来。

  四王兄向来是个雅趣之人,今天如此暴躁,倒是有些出乎小北王的意料之外。不过小叫花骗吃骗喝也实在可恨,他主动请缨,“这种人哪配四王兄亲自动手,让七弟来。”

  鞭子在空中甩得一声响,小叫花被疼醒,哀嚎着,挣扎着。

  这才一鞭就受不了啦?是第一回骗吃骗喝被抓住吗?小北王一示意,夏家人塞了一块布堵上嘴。

  一双泪汪汪的眼,无辜地望着他,让他有些迟疑。他贵为亲王,饱读诗书,满腹经纶,怎能如此残暴。

  “算了,北王爷,他那小身板,怎经得起第二鞭?”四王兄故意唤他名号,果然,小叫花的表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柳眉倒竖,怒目而示。小北王唬了一跳,他是要吃了自己?!

  一鞭下去,就在人家脸上划下一道红印。

  这一次,小叫花子似乎忘却了疼痛,眼里的仇恨更浓。

  什么人,要想活命就不知道示弱吗?小北王觉得他真傻,叫花的命,本就轻贱得一文不值,何必刚烈如此。第三鞭有些打不下去,求求小王有那么难吗?打人也很费力气,你累着了小王。

  夏家媳妇是什么人,早猜透了主子的心思,过来替小叫花子求情,“王爷,金体要紧。四郡王都说算了,你也就饶了他吧。那么小,怪可怜的……”

  “最恼他居然说和小王认识,小王什么身份,他什么身份,我有病跟他交朋友。”小北王也是真生气,无端被一个叫花子拿来消费。传出去,他岂不成了吃白食的头目?

  四王兄合上扇子,道:“还是王兄的错,太轻信于人,闹得大家都不愉快。王兄请客,我们去仙音阁听听玖娘的琴声,消消气?”小北王每日散学后,难得和四王兄一处玩,如今还有机会去那种地方玩,自然欢喜地扔了鞭子跟随。

  两人去后,夏家人赶紧给林屏松绑,好在小北王的力道也不大,撒些金创药七八天伤口就可以愈合。

  “今天受了罪,也别记恨着。以后长个心眼,千万别再和王爷乱攀交情,这瓶金创药拿回去擦擦,管用。”夏家媳妇心软些,又是叮咛又是送药,对林屏是真心好。

  林屏感激不尽,捂着脸回了院子,倒把鹦哥吓住了:“怎么带了一身伤回来?还喝了酒?”

  林屏不语,让她只管上药。

  李存周忽然遣人来请,她慌了神,只能找了块面巾戴上,匆匆赶过去。舅舅一般不轻易见她,一定是有什么要紧事。

  各房长辈都在,屋里的气氛低到零点,老夫人脸上泪痕尚在。

  与她有关的莫非是父亲?她似乎猜到了七八分,不由得扑倒在老夫人脚下,蹙着眉,面巾已经湿了一大块。

  “有人献万民状密告林姑爷构陷多名同僚,今上已下旨要将林家上下人等押解进京……”

  “不,父亲不是这样的人,他一定是被人陷害的,爹救他,求爹在皇上面前帮他辩护。”

  “万民状都有了,没用的。林姑爷先前参奏那些官员也是事实,个个斩立决,这让朝廷多痛心呀。扬州本就是个复杂之地,六年时间,什么可能都有了。就是我们李家,只怕也会受到些影响。告诉你这些,是让你早有个万一准备,切莫太悲伤,也莫做傻事。现在你更重要的是要为李家的人多考虑。”

  各房长辈又都劝了她一一阵,方放她回去。对于面巾的事,都没过多在意。

  各房的小辈们很快从长辈那里听说此事,都来看望林屏,见她哭得都用面巾遮了脸,病倒在床,可知是有多伤心了。

  李恒来得最勤,也不多说一句话,只是默默坐在一旁,每每等蕊珠来寻了才走。

  就这样心灰地等着那一天,然而林清江并没能押解进京,八百里加急奏报:林清江已经触柱而亡。

  至于是畏罪还是含冤,新帝已经不想深究,林家人就地变卖。李府果然受到冲击,李存周被调任蒙疆,因环境恶劣,家人不能同往。

  而林屏当日就在大伯家那位琏二表哥的陪同下南下赴孝。

  连日来发生的事情让李恒没了精神,小北王道:“前日跟着四王兄去仙音阁玩,那几个小戏子还不错,小王去给你买来解闷。”他也是会找藉口,分明就是他自己喜欢。

  买卖的事自然还是得由李恒偷着办。

  仙音阁主烟雨客是个老江湖,哪会轻易舍得自己培养的摇钱树,对李恒这种纨绔子弟的行径再清楚不过,也就一时的玩性,玩得好倒没什么,玩得不好没准还会吃人命官司。而且,手里可支配的银子有限,他一般不和这些公子哥儿做交易。

  “那些丫头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调教出来的,轻易贱卖给你,不是要让仙音阁关门吗?”

  “一百两银子一个,只买你三个。”李恒给出了小北王的上限。

  三百两?仙音阁的一个丫头一年就能赚这个数,能红一二十年,岂能是区区一百两就能买去的。

  李恒谈价失败,回去跟小北王一说,那位富贵脾气儿又冲了上来。“你没有报我名号吗?这个烟雨客真是不知好歹!他的姑娘都不吃不穿不生病的吗?都能那么命长?能红二十年?京都就只此他一家还是只爱他家?除去这些耗费,还值几个钱?他当我好欺,明儿我就让他关门!”

  他还不懂,能在京都开园子的背后必有人,像他这样尊贵的主顾也很多,岂能袖手旁观,容他胡闹?

  小北王终究是年轻气盛,做事不计后果。第二天果然买了些混混去仙音阁砸场子,还误伤了他的几位皇叔,结果状就告到了新帝那儿。都察院的几个老臣围着他讲了三天三夜的道理,罚抄了一月的悔过书。

  丢人的是,他买戏子一事被当作丑闻在坊间传开,小北王亲手毁了自己的光环,也是没趣。

  胖厨装疯卖傻躲过了变卖,天天蹲在码头守候林屏。这日见她一到,主仆二人不免抱头痛哭一场,随后将她引到一座破庙,林清江的灵柩就停放在那里。

  “爹爹——”林屏扑通一声跪下,恸哭不已。

  胖厨告诉她,老爷死前曾说皇上不该不信任他,是密折出了问题,三位同僚的死更是让他羞愧,押解回京于他就是一种耻辱。林家人到他这一代,算是辱没了祖宗。活得绝望,唯死求洁。

  这就是她熟悉的父亲,选择了做人臣子,却最终遭舍弃。“大朝皇室,你夺取了我所有的亲人,我林屏今日起誓,此生尚有一丝机会,必向尔等讨还。”内心的声音使她坚强地面对接下来的人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打赏
神奇推荐位
  • 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恩很宅 / 著

    她,阿九。从小孤儿,被他带回组织变成王牌杀手,为他出生入死。她不在乎他不喜欢她,也不...

  • 媚爱

    唐梦若影 / 著

    第一次。“公子别怕,我只劫财,不劫色。”她明眸流转,话语轻柔。“你不防劫一个看看。”...

  • 先上后爱,首长你好坏

    心静如水 / 著

    这是一个二妞闪了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大人物(有多大?看过试过才知道),先婚后爱越来越爱...

  • 纨绔世子妃

    西子情 / 著

    她是天圣皇朝云王府唯一的嫡女云浅月,亦是人人口中的纨绔少女,嚣张跋扈,恶名昭彰,赏诗...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收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品才能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